散文精选-散文随笔-经典散文-散文在线-散文网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抒情散文 >

雾霾,我们拿你怎么办?

时间:2017-05-09 20:49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
这几年的冬天,黑黑的天空,隔三岔五的笼罩;灰蒙的云朵,三天两头聚首;低矮的雾霾,时时光临。阴沉沉的,灰蒙蒙的,严重时,视力只在几十米之内;有时,还下着蒙蒙细雨。让人心烦意乱,认为太阳太懒了,一个星期还不值一天的全班;甚至半月都在偷懒。即使是露面,也带着着面纱,让人模糊,让人见而不见。
 
童年的冬天,天气的运转是那样的有规律:
 
阴天了,就雪花飞舞,雪花停止闪烁,太阳就露出笑脸,太阳光照得冰天雪地是那么的刺眼,屋面上的积雪就开始滴下屋檐水,滴滴答答的就像夏天下的连绵细雨滴的屋檐水一样,孩子们的两手捧成碗状,把水接在手心,当接到一半时,一口喝干,甜甜的凉凉的,那种感觉就是爽。太阳下班了,屋面上的积雪停止熔化,使屋檐上的冰棍棍冻成一米多长,孩子们可高兴了,跳跃起来,把屋檐上的冰棍够下来,一边吃着,一边在手里端着当枪使,“叭叭”一梭子子弹打出去,把几个孩子打倒在地上……还有的孩子把冰棍当大刀,当长矛,当棍子,谁先触着谁,也就是谁先够着谁,谁就是赢家,赢家便两手举起来,大喊:我赢了!就抓把一把雪或者一块冻冻,从输者的脖子上塞进,输者就敞开棉袄,把雪抖搂出来,那时也没有感到怎么样的冷,尽管零下十几度,整天感觉身上热乎乎的,哪怕只穿着一身破棉衣……
 
那时,好玩的游戏是五花八门:
 
滑冰,在陡坡上开发出几十米远的滑道,蹲着滑、站着滑、排成火车滑……打雪仗,一直打到身上湿漉漉的;打兔子,众人能在冰天雪地的沟沟壑壑中,把兔子追得直到跑不动为止;在河里砸开冻冻争相捞小鱼……
 
特别是逮麻雀的游戏,至今使我津津乐道:
 
在院子里,扫出一块雪地,撒上几粒粃谷,上放一块木板,木板用一根小棍子撑住,小棍子用细绳拴住,细绳一直顺到屋里,拉绳子的人躲藏在门后面。麻雀不知是陷阱,前来偷吃秕谷,拉绳子的人瞅准时机,紧拉绳子,麻雀就被砸在木板下面,孩子们就“嗷嗷”的争抢胜利果实……
 
时光去处,似水无痕。一些云水过往,历经苍桑,于搁浅的岁月里豁然醒来,几许思绪氤氲着清寒,飘进落花般的情怀,轻嗅一段余香。这段清香也许成了美好的记忆,这段清香也许成了神话……
 
你看那聚拢的黑雾在孕育着、在催生着一个个阴霾的发展,以前的大多数晴空变化成满目黄昏的景象。
 
天气总是这样变变化化的兜兜转转,而我们却在兜兜转转间,渐渐的长大,日趋成熟,等待着苍老。
 
经年之后,当我们睁开布满沧桑的双眼,是否依然能看见五六十里外的城池,是否依然能看见曾经陪伴我们的那些熟悉的笑脸?当我们伸出疲惫的双手,是否依然能握紧童年的伙伴?
 
流年似水,故事不休。细数光阴,遗落了一地感伤。在阴霾中悄然老去,不竟黯然。一波波惆怅划过酸楚的心脉,任凭绝美的雾霾施放出的气体将我腐蚀摧残。
 
所有的期盼,于虚无中渐化为一种蚀骨的苦痛,冷冷的生疼,而我却始终学不会做转身的过客:去适应雾霾!





  


分隔线
本月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