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精选-散文随笔-经典散文-散文在线-散文网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抒情散文 >

时间,一瞬即没。

时间:2017-05-09 20:49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
这一天,还是来了,来得这么快,这么让人措手不及。
 
三郎。她回眸,却再也笑不出来了,泪盈于睫,依旧娇媚得让六宫粉黛无颜色,但昔日那个为她倾尽天下的君王却只是背对着她掩面颤抖。她扶风望着男人的背影,泪依依地憔悴,薄纱轻舞,朦胧中,她仿佛透过这苍凉的背影,看到自己的一生。
 
她想,她是不爱寿王的,她爱的从来就只有当今皇上,她的公公--李隆基。即使他年老,不俊美,后宫佳丽三千,但她还是爱他,因为,在这个世上,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么好,愿意倾尽所有讨她欢喜。和他在一起,体内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幸福。她的任性,他会无条件的包容;她的小气,他会小心翼翼的呵护;她的梦想,他会不顾一切的帮她达成。这个男人,将她保护的那么好,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,若是生命中没了他,那将是怎样的惨淡孤寂。
 
他是爱她的,她从来都相信。若是不爱,怎会为了她甘犯乱伦之罪,冒着被天下人指责的危险立她为妃;若是不爱,怎会为她虚设六宫,眷恋春宵而不早朝;若是不爱,怎会为她安排姊妹弟兄的前程,让她无后顾之忧,门楣光照......
 
太多了,太多了,不经意间,他为她做了这么多,而她,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一切,从未替他想过。
 
今日的困境,虽不是她直接造成的,但她却是最大的推手,是她,将他的天下,推向了绝境,推向了毁灭。
 
她是红颜,但她从不想做祸水,更不想将祸水引到他身上。她只是一个被丈夫宠坏的小女人,她不懂德治天下,善待百姓,也从未想过当贵妃要负起什么责任,她不是樊姬,也不是班婕妤。她想的,从来就只有爱情。在她眼中,李隆基不是君王,他只是她的夫君。她亲切地叫他三郎,她跟他吵架会回娘家,她看到他探望别的女人会吃醋撒泼。他们拥有那个朝代最平等的爱情,拥有一个最美丽的开始,但却只换来一个最惨淡的结局。
 
三郎。她的唇角微微抖动,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。她不是想乞求一个宽恕,她只是想看他最后一眼,记住他每一寸轮廓,然后,在来世,第一眼就认出他。
 
他赠予了她倾城无价的爱情,她却只给他带来无法遏制的灾难。让他佝偻着身子,吹着夹着黄沙的浊风,狼狈地前往蜀地避难。
 
即使他决定让她死,她也没有任何怨言。她是死不足惜,但她希望她的死,可以让他回到最初,回到当年的意气风发。
 
她怎么能不爱他呢?这样的一个男人。他为了让她享口腹之欲,不顾劳民伤财,快马加鞭,给她送来最新鲜的荔枝;他为了能她让她彻夜尽欢,音乐丝竹弥漫整个皇宫,他还为建牡丹园,种满她最喜欢的花;他给予她无上的荣宠,大力重用杨家子弟,让她活得自由自在,华贵雍容......
 
她自私的享受着这些宠爱,但却不知道,这些宠爱的背后,是民怨。她的自私享乐,一点点的瓦解着君王的理智,也一点点的让她的君王失去了民心。所以,安禄山叛变,他孤立无援,在前往蜀地的路途中,那些士兵也敢跟他叫嚣,威胁着他,逼迫着他在江山美人中做出选择!
 
三郎。她含泪颦眉,任由那白绫圈住她纤细的脖子,一点点收紧。定格在她眼底最后的风景,是那个始终背对着她的男人,他的背影是那样的瘦弱,单薄,仿佛经不住这命定的生死别离。
 
三郎,不要伤心,是我误了你,我甘愿以死还你。只愿来生,你不再是君王,我也不再是倾国佳人,我们做一对平凡夫妻,这样就可以兑现你当年在长生殿上对我许下的诺言: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




  


分隔线
本月热门文章